首頁  丨  本院概況  丨  檢察要聞  丨  檢務公開  丨  法律文書公開  丨  隊伍建設  丨  檢察文化  丨  檢察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文化
故鄉遐思
時間:2017-08-17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每個人都有故鄉,又都免不了對故鄉有一種難以割舍的依戀情懷。但究竟什么是故鄉呢?或者說什么可以代表故鄉呢?

是故園的老屋子嗎?生于斯長于斯,故鄉的老院老屋的確牽扯著每個人的無盡情愫。由于久無人跡、也許早已雜草叢生,也許荒涼破敗,但那廢棄的泥土灶臺,那被煙熏的黑乎乎的斑駁墻壁,那門前的一塊菜地,那一簇簇仍在獨自寂寞開放的野花,那一塊塊石頭甚至一株株野草,無不承載著你太多的童年趣事和往昔記憶;蛟S早已心大眼高的你會感覺老院老屋是那樣的狹小,但那種發自內心的親切感卻是濃厚的。說來也怪,不單我,可能許多人都會有類似的經歷,就是晚上做夢時常會夢到老院老屋,夢中的人事也多圍繞老院老屋展開。因此,一說故鄉肯定離不開老院老屋。有些人出于生活實際的需要,可能會將閑置多年的老院老屋賣掉,這是人家的選擇,當然無可厚非,但我想說的是,失去了老院老屋,你在故鄉還有根嗎?

是那一座座大山嗎?肯定有。那一個個有著美麗傳說的名字,那紅色的山體、那9直立陡峭的山形,曾引起過童年的無盡遐思,以致使自己對山的概念產生錯覺,認為只要有坡度的山都不該稱為山,而是坡。春天的山花爛漫,夏天的草木茂盛,秋天的果實豐盈,冬日的銀裝素裹,在帶給自己視覺美感與享受的同時,也為自己的成長提供了廣闊的舞臺。冬去春來,日落月升,隨著時間的推移,人換了一茬又一茬,山仍靜靜地守護著這方土地,像閱歷豐富的老人,無言地記錄著故鄉的人世變遷。

是門前流淌了不知多少年的那渠清泉嗎?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像人的血脈一樣那可是故鄉的生命之河。它既是人們的生活飲用水、洗滌用水,也是生產灌溉用水,更是一茬一茬孩子們成長的歡樂之歌。一提起故鄉,自然就少不了那股清流,心中自然就涌起一股充滿透心涼的清冽與淡淡的甘甜。

是哪口清新的空氣嗎?用山青水秀形容故鄉一點也不過分,遮天蔽日的茂密植被是一個天然的大氧吧帶來夏日的涼爽清靜,呼吸一口頓感沁人心脾。即使到了現在,當霧霾已彌漫籠罩了周圍許多地方,可只要回到故鄉那片小天地,天依然藍的逼你眼,冬日山頂的茂草也清晰可辨,你會不由自主地大口大口放心呼吸。

是記憶深刻的那幾棵或幾十棵上百棵樹嗎?的確,那許多樹都與自己有過一段小故事。村口的小柿樹絕對具有標志性的意義。小柿樹并不小,也許得益于那條渠水的滋養,它比那些長在半坡上的柿樹要枝繁葉茂許多,為什么冠以小柿樹之名,從什么時候叫它小柿樹,也許問遍村中的每個人都不會解釋清,因為一代代人就是這樣口口相傳叫著,誰也不會閑著無事去推究探索這毫無意義的事。說它有標志性,是因為進出村莊的大路未改道之前,它生長的位置正好是進出村莊的標志。出去的人經過它一拐,走一個慢下坡就出村了,而回來的人一經過它就可看見村里的屋舍、院落,飄起的炊煙,忙碌的人影,游走的雞群,就可聽到雞鳴狗叫之聲,一幅生機勃勃山村生活圖盡顯無余。還有我家院子里的老榆樹、小槐樹、棗樹、果樹、杏樹、李樹、梨樹、桃樹。那小槐樹當初只有一把粗細,如今已長成抱不過來的參天大樹,那杏李桃果棗提供了豐富的水果營養,可讓我一年四秀享受著生活的甘甜。特別是生長在我家渠岸邊的那棵杏樹,成熟于麥收時節,經過嫁接后杏果碩大,個頭要比山坡上的普遍山杏大好幾倍,且味道酸甜可口,每到成熟時節,它既可讓我盡情享受一段時間的美味,又讓村中過往路人眼饞不已,巨大的誘惑力曾引發過多次口角之爭。還有門前路邊的那棵大核桃樹,粗壯的樹干兩個人合抱不過來,巨大的樹冠灑下一樹濃蔭,是夏日納涼的理想之所,那一樹密密的核桃果實,每每吸引走過樹下的外地人注足觀望,羨慕之至。還有白楊樹,還有桐樹,真是難以一一盡述。

是湮沒于墻角荒草間的那幾盤石磨、石碾嗎?有道理。別看它們如今孤零零地閑置于村落一隅,有些“白頭宮女在,閑話說玄宗”的意味;當年它可是風光無限,家家戶戶用它推米磨面磨豆腐,一刻也離不開,它是故鄉人把原糧變成鍋碗里食糧的重要工具。一看到它,許多往事就會涌上心頭,那挪著疲憊的身軀拿出吃奶的力氣在磨道碾道一圈圈轉動的幼小身影,那將碾碎磨細的面粉放到絲底細羅里架在兩根光滑木條做成的羅床上來回篩動,把面粉篩進木旋的忙碌情景,那坐在高高的磨桿上邊迷糊邊向磨眼里推送糧食的驚險瞬間,那背著沉重的糧袋行走在崎嶇曲折的小路,或漆黑一片或月光如銀的夜晚,都會歷歷在目,喚起你對勞動的艱辛、生活的磨難等等久已忘卻的記憶。故鄉的石磨、石碾有兩種,一種是散布在村莊多處的最普通石磨、石碾,主要靠人力或畜力推動拉動,較小,一種是建在水渠邊,依靠那條清泉利用水流落差作動力,較大也快,由村里統一管理,先申請后排隊依次使用。

說故鄉、道故鄉、想故鄉、念故鄉,最難忘卻的恐怕還是故鄉的人。甜不甜家鄉水,親不親故鄉人,爺爺奶奶、姥爺姥姥、大伯大娘、叔叔嬸嬸、姑姑姑父、舅父舅母、姨夫姨母、哥姐弟妹、女外甥、鄰里鄉親、童年玩伴,曾經是那樣的朝夕相處、互相關照。不管你走多遠、不管離開了多久、只要回到故鄉,家常話一拉,那一聲聲親切的鄉音,那一句句熟悉的土語,那一張張似曾相識又日漸陌生的面孔,都會讓你有回到家的感覺,都會勾起你對故鄉無盡的情思,都可能瞬間讓你不知不覺打開記憶的閘門,想起許許多多的過去,也能引發人世蒼桑等諸多感慨。

    故鄉還可能是延伸到田間地頭的那條小路,是那一面面一條條坡梁溝谷以及上面生長的灌木野草,還可能是地堰邊或荒草間已經熟透的幾枚野果。還有很多很多,難以一一歷數,能在腦海里浮現的故鄉的一切都應該視之為故鄉的標記。由此,故鄉既是可見的,也是可聞的,既是物質的,又是非物質的,故鄉終歸來講是一種留戀、一種情結,是精神的慰藉心靈的港灣,是曾經給過自己生活滋養的地方,是懷揣希望和夢想起步的地方。久別故鄉的人,遠離故鄉的人,只要時時想起故鄉的山山水水、夢到故鄉的親人舊事,心中就永遠珍藏著那份割舍不斷的鄉愁。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辦事指南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山西省黎城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黎城縣高速路連接線北側  電話:0355-6564005
技術支持:正義網 京ICP備10217144-1號
天津快乐10分走势